当前位置:交管资讯 > 调查与研究
更多

真实版“人在囧途”
来源: 山西公安交警网    发布时间: 2013-10-18 14:58:51    您是第0位浏览者

车票买到手后竟然无车可坐

  羊城晚报记者 赵应齐 通讯员 谭耀广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赵本山在小品里说是“人死了,钱没花完”,对于漂泊在外的打工一族来说,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买到车票后却发现坐不上车”。

  最近在江门就发生了这样一件尴尬事——一群打工仔通过熟人介绍,在一家私人客运处购买了回家的车票,但等到坐车的时候被告知车没有了。一连两天,这十 多个来自贵州凤岗的打工仔,被困在江门,急得团团转,通过无休止的交涉,老板最终答应耽误一天赔偿每人110元,第三天如果还走不成,则无偿退票。

  ↑黑运点自己印的买票凭证

  黑运点自己印的买票凭证

  买票后两天没有坐上车

  2月1日一大早,从江门礼乐出发的张师傅等十多人,提着大包小包兴冲冲赶往江门江咀准备坐车回家。他们提前三天从一个汽车售票处买好了车票。在外辛苦 了一年,马上就能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过年了,每个人都显得很开心,好多人的蛇皮袋里装满了给自家小孩购买的玩具和衣服。

  然而等他们赶到江咀找到乘车的地方时,却犹如头上被泼了一盆冷水,当初卖票的老板告诉他们,当天的车已经发完,没有车了,要他们再等一天。人群一下炸开了锅,大家纷纷围住老板,要求给一个说法,不然就退票。

  不堪其扰的老板最终向一行人保证,第二天一定有车出发。见老板这样说,一行人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安心等待老板第二天安排车辆。第二天早上,他们起床后背上大包小包再次找到卖票的老板,却又一次失望了,车子仍然没有。

  这下,他们彻底不干了,不管老板怎么说,死活要退票。眼看众怒难犯,老板采取安抚措施,答应帮每个人在江咀附近安排旅店住宿并管吃,按每天110元补偿他们,如果到3日还走不成的话,无条件退票。

  打工仔家里人望眼欲穿

  据张师傅讲,他们当初买票是通过熟人介绍的,至于这个卖票的老板姓啥名谁,他们一概不清楚,只知道老板也是贵州当地人,在江咀开了一个门店,专门卖江门到贵州的长途客运票。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急,家里还等着我回去杀猪呢。”张师傅告诉记者,他老婆在家里养了一头肥猪,打算等他2月3日到家的时候请人杀,到时一家人欢欢喜喜坐下来吃肉,现在情况突变,老婆把他电话都打爆了,天天追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去。

  与张师傅一样,这一行十多人个个都显得异常着急,因为每个人都预先告诉了家里人归家的日期,家里要么等着亲人回去杀猪,要么等着丈夫回去置办年货。 “其实卖票的老板赚钱也不容易,我们并不是故意要刁难他,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总不能让我们在这里等上三五天吧,家里等不起啊。”同行的温先生说,如果3 日还坐不上车,回去迟了,恐怕还得和老婆干一架。

  ←黑运点在记者调查时已关门

  黑运点在记者调查时已关门

  卖票老板不知去向

  2月2日,按照张师傅等人透露的地址,记者来到江咀找到那家位于江咀水果批发市场路口的卖票门店,发现店面上的招牌已经撕去,大门关上一半,里面不见 人影,门前有一块牌,上面写着发往广西、贵州各地的班次。记者按照牌上注明的一位王姓负责人的联系电话拨打过去,发现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温先生说,老板当天早上答应给他们安排吃住后就关门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他们不清楚,电话也打不通。有同伴担心老板可能逃跑了,温先生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他有个店铺在这里,如果等到晚上老板还不现身,到时他们会报警。

  对于这个老板票卖出去后没有车的情况,同样跑贵州广西线路的江门龙湾贵州铜仁全通运输公司一位姓何的老板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他的车在路上遭遇堵塞或意 外,不过,如果顾客买好票后坐不上车,公司必须安排住宿和吃饭,如果超过两天还没有发车,公司就必须无条件退票并对顾客作出赔偿。

  2月3日中午,记者致电温先生,对方告诉记者,当天早上仍然没有车,老板只是说下午可能会有车过来,如果下午仍然没有车,他们就只能退票重新去其他地方买票了。看来,温先生回家和老婆那一架是干定了。

  深圳大巴超载:38个座挤了54人

  羊城晚报讯  记者全良波报道:春运以来,深圳市交警局在全市启动22个春运执勤点,严查严处客车超员、超速、涉牌、货车超载混载、高速公路违停(上下客)、占用应急车道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2日,深圳交警局查获首辆超载大巴,38个位置挤满54人。

  2月2日10时10分,深圳交警梅观高速大队民警在罗田执勤点执勤时,一辆号牌为湘J06226的大巴意欲冲卡,被执勤民警拦停。经查,该车是一辆营 运大巴,由深圳出发开往湖南常德。该车核载38人,实载54人,超载16人,超载42%,是今年深圳春运查获的首辆超载20%以上的营运车辆。

  按照公安部123号令的规定:驾驶营运客车载人超过核定人数20%以上的,记12分。按照规定,民警依法对该车司机记12分。

  按时赶到机场座位却已转卖

  羊城晚报记者 陈云强

  春运返乡路,多少崎岖多少艰辛。2月2日,羊城晚报记者在归乡时,遭遇现实版“人在囧途”——提前45分钟到达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几经周折未能成功 办理登机,最后被机场值班经理告知“你的位置已被转卖,只能改签下个航班”。迫于无奈,在“被补偿”机票价格的30%后,记者“被改签”到2小时20分钟 后的航班,最终飞机又晚到,直到晚上10时才起飞。

  记者在规定的“提前45分钟”之前办理登机手续,却得不到办理,航空公司是否有权力转卖乘客的位置?是否可拒绝乘客登机?无奈签署“非自愿改签协议” 是否合理?当天记者两次向南方航空客服反映问题,要求给个说法,但截至3日下午记者发稿前,南航并未给记者回应,而记者从携程网得到两种说法:一是春运期 间一些航空公司会超卖机票,“100个位置,可能卖到110张机票。”另一个说法是,记者乘坐的飞机机型有所改动,从大机变小机了。

  紧赶慢赶

  提前赶到却不受理登机

  今年1月中旬,记者就开始查询2月2日从深圳飞往海口的航班情况,得知白天航班销售完,记者心想,提前半个月都买不到票,只能从深圳到广州新白云机场 乘机了,于是记者于1月19日通过携程网购买了一张2月2日下午5:05(南方航空CZ6776)从广州飞往海口的机票。

  1月28日,记者收到了携程网的通知,CZ6776次航班起飞时间有变,从原来的下午5:05推迟至下午5:55。记者于2月2日下午1时许从福田出 发,到深圳东站乘坐动车组前往广州东站,加上排队与候车的时间,到达广州东站时,已经是下午4时许,还算比较顺。再从东站乘广州地铁3号线前往机场南站。 约走了40分钟。

  地铁到达白云机场时,记者看了看时间,是下午5时整,离飞机起飞还有50分钟,记者看过1月19日携程网给记者发送的信息提示:“起飞前45分钟截止 办理值机手续”。时间不多,记者约用5分钟找到了办理值机的柜台。约下午5:05,记者来到办理CZ6776值机的E17—E19柜台,发现已经不受理值 机业务。

  座位被转卖

  无奈之下接受“改签”

  记者很快找到了一台自助值机,开始扫描居民身份证时,机器还显示记者乘坐的航班号(CZ6776),当要办理座位时,显示无法操作,尝试两次后无果,记者找到了机场的服务台,被指引到了一旁的“晚到柜台”。

  柜台工作人员查了一分钟的电脑,打了两个电话,又三次无线电呼叫相关人员后,告知记者,办不了,让记者找值班经理。二十米外就是值班经理柜台,一位值 班经理拿着记者的身份证扫描了一下,又操作起电脑并打了一个电话,约两分钟后对记者说,“经航空公司允许,你的座位已经转卖他人了。”记者问:“是不是登 不了机了?”该经理答:“你现在只能改签下一个航班。”还称可给票价30%的补偿给记者。

  记者再三质问:为什么在飞机起飞45分钟前就把机票转卖了?该经理只称是航空公司允许的。

  在被告知别无他法的情况下,记者只得无奈地选择了当晚8:15的航班(CZ6794)。值班经理好像也早有准备,马上拿出210元交到记者手中,还拿 出一份“非自愿改签协议”让记者签名。由于排队办理的乘客很多,记者没有详细查看协议内容,只留意值班经理未填完相关条款,便要求记者签名。记者签完名 后,该经理也未给记者提供该协议的原件或客户联。便快速给了记者CZ6794航班的登机牌。

  讨说法无果

  超卖机票or大机变小机?

  拿到新的登机牌,想想也就等个2小时20分钟而已,等就等吧。可后来记者被告知CZ6794晚点,直到晚上8时30分才开始登机,登机后又等了约一个小时才起飞。飞机在晚上11时降落在海口美兰机场,出机场已没有高铁可坐,记者只能花200元打的回家。

记者想,如果当初购买的下午5:05的飞机能准时起飞,到海口时顶多下6:30,再坐半小时高铁便可到家。因“被改签”和晚点等,白白浪费了6个小时。

  对于此事,记者2日晚曾两次向南方航空公司讨说法——为什么飞机起飞45分钟前就拒绝乘客登机?航空公司此时是否可以转卖机票?客服人员表示,正在调查情况,等调查清楚后再给记者答复。

  记者还致电携程网。携程网两位工作人员给了不同的回答。一位表示,春运期间一些航空公司会超卖机票,“100个位置,可能卖出110张机票。”另一个答复是,据南方航空公司对携程网的回复,记者乘坐的飞机机型有所改动,从大变小了,所以没有了记者的位置。

  截至昨日下午记者发稿前,南航还未给记者任何说法。

  律师:航空公司应担违约责任

  对于记者的遭遇,广东鼎方律师事务所谢长征律师认为:从航空公司将机票交付给记者那一刻起,航空公司与记者之间就构成了客运合同关系,航空公司除天气原因、政府航空管制等不可抗力外,应严格按照机票所载明的时间和班次等运输旅客。

  谢长征认为,在这件事中,记者已经根据携程网的提示,在飞机起飞45分钟前到达机场办理登机手续,记者不存在因自身原因延误登机的情形,航空公司在记 者办理登机手续前,将记者所购买的座位未经同意转卖他人的做法,明显是违约行为,航空公司应当为其违约导致记者损失承担违约责任。

  谢长征还说,虽然航空公司将记者的机票转签并且补偿记者票价的30%,但该行为记者只能被动接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记者可以就自 己所遭受的实际损失要求航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律师认为,春运期间,运输企业不能因客流量大而将服务承诺、服务理念、服务质量打折扣。(记者 赵应齐)


相关文章

意见反馈
我们倾听你的声音
提 交内容不能为空!